跳到主要內容

文章

精選

《窗外是異世界》第一話:窗外是半精靈之三

驚醒我的是一連串嘶拉嘶拉的聲響。   睜開迷濛的眼,赫然看見有一位身材極其壯碩高大,背對著我的男子,頂著一對鹿角,坐在我的小套房地板上,正在撕扯綁在他左臂上的繃帶。   昨晚似夢非夢的記憶瞬間湧現。   「等、等等啊!」我喉嚨乾澀的喊道:「我好不容易纏好的,別拆啊!」   「好臭。」背對著我的碧圖樂一面用手和牙齒撕扯繃帶,一面轉頭對我說:「妳的藥也太難聞了。」   堅毅的英挺面容像是吃到酸梅似地皺成一團,因為剛睡醒而纏在角上的金髮,稀稀落落的隨著他的動作搖晃,看起來很是滑稽,和昨天晚上大膽勇猛的印象差太多了。   「噗哧。」我笑了出來。   碧圖樂沒有覺得被冒犯甚至生氣,而是出乎意料的也跟著揚起嘴角。   「笑了?那我沒說錯,果然是藥。真的臭死了。」終於把繃帶都拆開的他,站起身,張望四周。「哪裡有水?再不洗乾淨我的鼻子要壞了。」   「有那麼難聞嗎?只不過是碘酒。」   「酒?哪有這麼難聞的酒。」碧圖樂大惑不解的皺眉。   然後,等不及的他開始隨便開衣櫃和壁櫥的門,想到放在裡面的內衣褲,我連忙衝下床阻止他。   「水在這裡。」我扭開流理檯上的水龍頭。「我幫你擦吧,別直接用水洗,傷口需要保持乾燥……」隨即,目光接觸到碧圖樂裸露出來的猙獰傷口,心底深處重又竄起麻癢的感覺,我忍不住移開目光。   「傷口很醜,我知道。」碧圖樂習慣性動作的用完好的右手往肩後拉。「斗篷呢?」他好像想用斗篷把傷口遮起來。   「昨天晚上我剪掉了,抱歉,都沾滿血了,洗也洗不乾淨。」我一面說一面用乾淨的毛巾沾水,忍耐著身體深處的搔癢感,高舉雙手,慢慢幫忙擦掉傷口上殘留的碘酒。   「我才該說對不起,昨天晚上一團混亂。小雀空間魔法師妳清很久吧?謝謝妳,願意讓我進來。」   抬頭看像碧圖樂,深邃幽暗的雙眼漾滿誠懇和歉意,接觸他坦然直接的視線,不知為何,反而是我尷尬了起來。   「你可不可以坐到沙發上?我的手很痠。」   「沙發?」   「挪,就是那個薄荷綠的椅子。」   當初刻意挑大尺寸買的沙發,碧圖樂一坐上去就顯得好小。   事實上,我這小巧的套房因著他的存在顯得更小更窄了。   「怎麼軟綿綿的?是某種動物嗎?」   「這個問題我等下再回答你,你先跟我說,為什麼叫我空間魔法師?」   「只有空間魔法師才能打開通往其他地方的窗戶或門,聽說還有抽屜、水、畫等等,以及懷抱著強烈願望的時候。」   強烈願望這四個字,忽然在我心中吹起一陣漣漪。   是的,…

最新文章

《窗外是異世界》第一話:窗外是半精靈之二

《白鬼曼蘿》第二章:花花公子愛女人之四

《窗外是異世界》第一話:窗外是半精靈之一

《白鬼曼蘿》第二章:花花公子愛女人之三

《白鬼曼蘿》第二章:花花公子愛女人之二